最新動態

首頁> 最新動態 > 行業動態 > 正文

媒體稱大閘蟹防偽戒指不防偽:阿裏巴巴上一兩毛一個

發布日期:2014/10/11

 

怎樣辨識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正成為讓許多消費者感到頭疼的一道難題。
  過去,上海地區的老食客會根據陽澄湖大閘蟹獨有的體態特征,即青殼白肚、金毛金爪來挑選出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然而隨著一些不法蟹商們通過化學藥水等“美容手段”將普通螃蟹變得與陽澄湖大閘蟹外貌並無二樣後,近年來,識別正宗陽澄湖大閘蟹的唯一辦法似乎隻能依靠防偽戒指。
  然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防偽戒指的出現並沒有終結陽澄湖大閘蟹造假的亂象,而是衍生出了另一個龐大的山寨防偽戒指產業。
  目前業內公認的陽澄湖大閘蟹防偽戒指由蘇州市陽澄湖大閘蟹行業協會(業內簡稱“蘇協”)和昆山巴城鎮陽澄湖蟹業協會(業內簡稱“巴協”)頒發,前者由國家質檢總局認定,而後者由蘇州市政府和江蘇省工商管理局認定。根據傳統慣例,隻有陽澄湖地區的蟹農才能獲得相應的防偽戒指,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
  在阿裏巴巴的交易平台上,記者看到,有數十家網店通過線上進行陽澄湖大閘蟹防偽戒指的交易,其中一家在浙江蒼南縣的商家出售的標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地理標誌保護產品”和“陽澄湖大閘蟹”字樣的橢圓形防偽戒指與“蘇協”的認證戒指外形幾乎一模一樣。
  該家網店店主表示,如果買主的采購量在1萬~5萬,批發價格為0.14元/個,而如果購買超過10萬個防偽戒指,價格可便宜為0.12元/個。
  對於市場中大量山寨防偽戒指的出現,受損的不僅僅是消費者,同時也包括陽澄湖地區一些正規的蟹業公司。據業內人士介紹,由於山寨大閘蟹的低價衝擊,不少當地公司已麵臨滯銷和虧損的困境。
  蘇州市陽澄湖大閘蟹營銷有限公司董事長伏澤誠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由於造假猖獗,後來AG亚游集团考慮用雙戒指,這是無奈之舉,但依然很快被抄襲模仿……後來AG亚游集团想過在蟹背上噴激光碼,但是你能噴,別人也能噴啊。你怎麽就敢肯定消費者認為你噴的就是真的呢?”
  防偽戒指不防偽
  10月6日,在上海程家橋路的菜市場中,一位攤主正在銷售成筐的所謂“正宗陽澄湖大閘蟹”,但與許多出售大閘蟹的攤位不同,這家的陽澄湖大閘蟹蟹鉗上並沒有捆綁防偽戒指。對於記者的這一疑問,攤主解釋稱:“綁著的不一定就是真的陽澄湖大閘蟹,不綁也未必就是假的,其實這種戒指要多少給多少。”
  言畢,攤主將一個裝滿標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地理標誌保護產品”和“陽澄湖大閘蟹”字樣防偽戒指的罐子遞給記者過目,以示其出售的大閘蟹並不比別家有防偽戒指的遜色。
  事實上,這樣的場景每天都會在各種大閘蟹銷售終端上演,消費者已很難單純通過防偽戒指來辨識陽澄湖大閘蟹的真假。
  蘇州市陽澄湖大閘蟹營銷有限公司是蘇州市陽澄湖大閘蟹集團公司、蘇州市陽澄湖現代農業產業園特種水產養殖有限公司與上海漢福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合資成立的全資子公司,是陽澄湖當地最大的大閘蟹銷售公司,年銷售額超過1億元。
  由於近年來陽澄湖大閘蟹防偽戒指山寨不斷,2013年伏澤誠曾嚐試通過讓大閘蟹戴雙戒指來區別市場上的造假現象,即一個蟹鉗上佩戴“蘇協”發放的“陽澄湖大閘蟹”原產地防偽戒指,另一個蟹鉗上佩戴陽澄湖大閘蟹公司的防偽戒指。
  但很快,伏澤誠發現市場上山寨的“一蟹雙戒”的發展速度超過了他的想象。“去年我跟一位政府領導去考察市場,發現上海某大型商場中正有一家大閘蟹專賣店。我問對方,你的陽澄湖大閘蟹2個戒指怎麽是一模一樣的?對方說,這個我不管,反正如今隻有戴兩個戒指的才是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
  仿冒的防偽標識們
  事實上,防偽戒指的山寨現象由來已久,且監管極為困難。“巴協”的一位負責人對記者說:“從理論上講,每一個商家都可以有自己的品牌,隻要它在陽澄湖養蟹,他就可以用自己的品牌做各色防偽戒指,法律上也沒有說不允許。”
  而據業內人士統計,目前陽澄湖地區的品牌數量已達到400個以上。這也意味著除了“蘇協”和“巴協”發放的傳統公認的防偽戒指外,市場中還有各色各樣各品牌自主打造的防偽戒指。
  記者看到,淘寶的一個商鋪中,印有“陽澄湖特產”、“陽澄湖大閘蟹繁殖基地一級品”的防偽戒指在公開出售。該戒指與“蘇協”和“巴協”的防偽戒指不論是顏色還是外觀都有較大不同。該商家表示,一次性購買500個防偽戒指包郵、價格為0.2元/個。根據商家數據顯示,從9月8日至10月6日期間,該網點共出售了700多個戒指。
  但是這些戒指最終是戴在了陽澄湖大閘蟹的身上,還是戴在了其他蟹的身上,外界無從知曉。而此類防偽戒指僅在網絡渠道上銷售的就不下數十種,有的甚至印有二維碼,價格在每個0.1~0.7元不等。
  據了解,通過“蘇協”和“巴協”發放的防偽戒指在其內部有一串12位的編碼,可通過電話、短信、網站以及微信進行查詢,而每串編碼僅供試用一次。但在實際消費中,很少有消費者會如此“認真”地去比對編碼認證信息。一位消費者向記者表示,打開防偽戒指很困難,因此根本沒空來深究戒指的真假;還有消費者甚至向記者表示,對於層出不窮的防偽戒指而言,根本無法弄清究竟哪種代表權威,因為無論哪個商家基本上都宣稱自己的防偽戒指是最正宗的。
  前述“巴協”負責人向記者表示:“防偽戒指的背後代表的其實是信任和服務,其包含的品牌價值和服務是不同的。比如‘巴協’出去的戒指,如果客戶投訴,AG亚游集团的戒指上有編號,協會就可以通過編碼追溯到具體的會員商家,由此幫助消費者維護合法權益。”
  真戒指的生意經
  事實上,地下交易的這些各色大閘蟹戒指中,除了很大一部分尚不清楚真假外,還有一部分是針對真戒指的交易。而據熟悉防偽戒指交易的人士向記者透露,從協會處拿到的0.5元/個的真戒指最高時曾被炒到2.5元/個。
  據了解,從2005年以來,陽澄湖大閘蟹管理單位在陽澄湖大閘蟹的交售過程中,主要推行蟹農憑IC卡銷售和公司持IC卡收購製度。所謂“IC卡”就是陽澄湖大閘蟹養殖信息卡,這是蟹農承包湖麵的憑證,也是每年領取防偽“戒指”的鑰匙。
  每年在陽澄湖大閘蟹銷售前,協會會先聘請水產專家對湖區的大閘蟹生產情況進行綜合評定,核定出每個養殖戶的商品蟹數量,然後統一製作IC卡,發放到養殖戶手中。每張IC卡上都含有養殖戶姓名、身份證號碼、養殖麵積、可交售的大閘蟹數量等相關信息。
  在官方設想的流程中,養殖戶有陽澄湖大閘蟹養殖信息IC卡,大閘蟹經銷企業持陽澄湖大閘蟹公司信息卡,在指定交易市場進行現場交易。每一個防偽標識都應是在指定的監管場所完成在螃蟹上的佩戴,所以市場上不會出現與蟹分離的真戒指。
  但實際情況卻不太樂觀。有蟹農表示,這些戒指並不是必須在指定的監管場所佩戴,而是可以憑蟹農和公司的IC卡領取後再戴在大閘蟹身上。領取後怎樣佩戴,戴在哪些蟹身上,基本沒什麽人管。
  這其中的緣由便是出於大閘蟹本身的生長特性。伏澤誠說:“大閘蟹和豬牛羊的養殖很不一樣,它的成長過程是蟹吃蟹的過程,從育苗開始到最後,大閘蟹一生要脫18-20次殼,它剛脫完殼是最嫩的,最容易被其他蟹吃掉,因此在一開始就戴上戒指是不可能進行操作的。”
  於是,當地大閘蟹佩戴戒指的時間便是在銷售裝箱之前,一般是先戴好戒指再捆紮,然後放到泡沫箱裏進行出貨。
  這樣的操作流程下,據陽澄湖當地人士表示,IC卡轉讓在當地已經算是公開的秘密。此前有媒體報道稱,當地蟹農會將真蟹賣給熟客,再把防偽戒指賣給外地蟹商戴在假蟹身上,混成真蟹出售,由此雙方均可獲利,而蟹農轉讓IC卡則獲益可達6500元/張。
  陽澄湖當地人士告訴記者,一個防偽戒指的成本不到0.12元,從協會處購入的價格是0.5元/個,而後再通過倒賣可以最高達2.5元/個。“戒指在倒賣時真假混雜,真的比例越多,價格就越高。如果有百分之五十是真的,那麽這批價格大約可以為2元/個,如果百分之八十的戒指都是真的,那麽最高可以賣到2.5元/個。
  認戒指不如品牌?
  在真真假假的戒指中,陽澄湖大閘蟹的辨識變得更加困難。每年陽澄湖僅出產2000多噸的大閘蟹,再扣除出口海外和港澳台地區後,實際每年流通在市場上的數量更加有限。但此前有統計顯示,每年消費掉的所謂陽澄湖大閘蟹確比產能的十倍還多。更有數據顯示,今年陽澄湖地區大閘蟹產能為2300噸,但截止到9月30日,單是京東商城的預售銷量就已經超過這個數字。
  對此,“蘇協”秘書長嚴金虎向記者表示,打假不是協會的主要職能,協會的作用更多是幫助企業對外宣傳,以協會的名義推薦正規大閘蟹企業給社會公眾。“蘇協”前會長楊維龍也曾表示,市場上確實存在大量仿冒的防偽標識。這個協會根本控製不了,因為協會的力量有限,打假還得要靠當地政府和媒體來一起監管。
  有水產方麵的專家建議稱,“如今山寨遍地的局麵下,消費者可以通過什麽來分辨真假呢?我認為是商家品牌。通過知名品牌購買到的大閘蟹一定是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
  據介紹,目前陽澄湖地區規模較大的品牌商約有十家,以每年出產量推算,陽澄湖大閘蟹產值約為7億~8億元,其中規模最大的蘇州市陽澄湖大閘蟹營銷有限公司僅占1億元左右,不到市場占比的20%,這也意味著大閘蟹市場的後續整合和品牌塑造存在巨大空間。
  伏澤誠說,目前陽澄湖的品牌商還需要繼續發展自己的產能和銷量,尤其是在中央八項規定後,一些公司的原有政府采購減少,需要調整適應新的市場環境。但隨著品牌企業規模增長和陽澄湖地區產能的飽和,預計3年之後,大的品牌商將迎來整合市場的機會。

提 交 重 置
提 交 重 置

AG亚游集团客服 點擊谘詢

技術服務 點擊谘詢